年長一代控制樓市話事權

四月 10, 2021

一份最新研究報告指出,香港連續十一年又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, 而溫哥華及悉尼,分別排第二及第三名。香港樓價普遍超過市民收入中位數的二十倍,更誇張的是,這數字遠遠地拋離第二及第三位,即加拿大溫哥華的十三倍;澳洲悉尼近十二倍!
國際智庫城市改革研究所的報告指,去年收入下降和樓價上升, 導致市民負擔能力惡化,疫情也加劇了貧富差距,很多中低收入的家庭,面臨樓價上升最嚴重的後果,就是他們的生活水平可能會進一步下降。香港人要不吃不喝二十年才買到樓,所以普遍看法樓價「理應」要跌下來! 但問題是這十一年來,樓價越升越有。有關佐證,讀者可從3月份立法會秘書處發出《自置居所對香港社會經濟的影響》的報告看出端倪。
 
年輕人置業 難難難
這份《研究簡報》, 指出香港樓價於15 年內急升近4倍, 而自置居所比率由2004 年的高位54.3%, 下降到去年第四季的51.2 % (2019 年底曾低至49.8%)。回歸初期,香港約有一半家庭擁有私人物業,而當時政府有信心,目標讓七成的家庭擁有自置居所。現在看來,香港在這方面出現倒退,主因就是因為樓價升幅,比工資增長來得快,以致買不起樓的人依然難以罝業,想自置居所亦缺乏經濟能力。

 3 5 歲以下年輕人,在整體自置居所戶主中的比例,大幅收縮至只有7 . 6 %;相反,6 0 歲及以上的年長戶主於自置居所戶主中的比例為4 1 % , 較1 9 9 7 年的2 1 % , 相應比率上升1 倍!
 
樓市接力 變得世襲
筆者最近一次參與小型單幢式舊廈的業主立案法團大會,由於戶數不多,與會者全部均與筆者一樣,並不是現居於大廈內,只屬投資者或代子女出席法團動議,當中不少是年屆6 0 至8 0 歲人士。筆者作為決策一員,首先提出多項為大廈增值的項目,但發現年長業主大多傾向慢十拍的處理手法,大廈管理方法與業權,寧可數十年不變。
 
年長業主多不考慮換樓,更希望居住到百年歸老, 此乃人之常情。這種情況間接導致二手供應減少,樓價企硬難跌。年長業主也偏向將物業留給下一代,或資助子女上車,樓市變成世襲制度,父母有樓子女就更易有樓,父母無樓者下一代上樓困難。尚有一點, 就是政府無法在房屋供應上滿足人口增長。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早前表示, 若房屋/ 居屋供求能作出改革, 比如將「抽籤」改為「輪候」, 好讓年輕人對人生更容易規劃、更有希望, 而不是讓大部分人一直「抽獎」落空, 為此作無了期的等待。
 
<投資先機> 雜誌下載: http://bit.ly/moment_202104
 
分享給別人